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艺术观点>>正文

今日美术馆执行馆长:艺术是宿命 不用怪异也无需阴暗

发布: 2016-01-11 09:10:19 | 作者:凤凰网 | 来源: 凤凰网

    高鹏,2000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先后在日本多摩美术大学和韩国弘益大学交流学习。2004年经选拔入选“北京第29界奥林匹克组织委员会”,先后任奥运火炬、奥运核心图形、级图标的项目主管。2007年任奥运文化活动部景观副经理。2008年9月继续攻读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2010年赴英国伦敦艺术大学任博士访问学者。曾入选“2012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艺术管理人才实习计划”、“2013德国歌德学院艺术管理人才实习计划”和“2013美国大使馆特邀赴美考察文化使者”。2011年4月高鹏任今日美术馆副馆长,先后负责行政、展览及学术馆藏等部门,担任百余场国内外当代艺术展览的策划与执行。2013年8月12日被正式任命为今日美术馆执行馆长。

  

    今日美术馆的差异性在于只做当代艺术

  凤凰网文化:那今日美术馆来说,因为现在不管是政府性质的美术馆,还是民营的美术馆,国内有很多,今日美术馆它的差异性和它的特色在哪里?

  高鹏:就是民营。

  凤凰网文化:但民营美术馆也有很多,今日美术馆它也应该有一个本身的特色在,就是比如说你们办展览,你们会选择什么样的?你们的这个特色在哪里?

  高鹏:主要是做当代的。这个馆最早出名也是这个缘故,只做当代艺术。还有就是我们的稳定性,在我们的方向和质量上非常稳定,虽然也会有一些小波折,但总体一直很稳定。就好比一个厨师做某一种菜,一直是那种口味,那顾客心里就会很踏实,一想吃那种菜就会去找他,如果今天做得特别好明天又出问题,顾客就会有种“碰运气”的感觉。我们的方向、质量上的稳定性也很重要。

  

    公立美术馆不会任命像我这么年轻的人做馆长

  凤凰网文化:你接手今日美术馆之后,有一个评价,说你是全球最年轻的美术馆馆长。

  高鹏:这个应该没有数据统计,我觉得媒体就是这么一说。

  凤凰网文化:但是也很年轻,31岁。

  高鹏:这就是刚才提到的,民营美术馆的好处。如果在国家馆,不会任命这么年轻的人做馆长。但在西方确实很普通的,有的市长才20几岁,然后有的30几岁就可以做到州长或者议员了,他们也相信年轻人的创造力,不以事情和年龄来评价他。

  凤凰网文化:不以年龄。

  高鹏:就看你能不能做,看他做的事情就好了。

  凤凰网文化:你喜欢这个称号吗?因为我看到你很早之前的一条的微博说,你22岁,就已经是北京奥组会最年轻的奥运会工作人员,25岁入围国际4A广告公司的资深美术指导。然后28岁是最年轻的博士生学者,30岁是最年轻的美术馆副馆长。然后到现在外界给你冠以最年轻的美术馆馆长。

  高鹏:那个是一个自嘲,我有点被说烦了(笑)……最年轻其实有的时候代表着一种鼓励,有的时候代表着一种被怀疑和被观察,我一直是处于这种交错的状态。

  

    因为年轻被质疑 但我靠做事赢得信任

  凤凰网文化:说自己很年轻,干了这样一件事情,总觉得话语里面带着一种侥幸?

  高鹏:侥不侥幸我倒不怕,怕的就是在推进一些事情的时候,对方要你付出两到三倍的努力。

  凤凰网文化:会质疑你?

  高鹏:对,他会质疑你,还有就是观察,一直处于一种观察状态,不会给你很切入的合作。我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最年轻”,当时也是最小的考进央美的,老师也不会认为你会画得很好。

  我当时进奥组委的时候也是这样,同事们不会把很重要的项目交给你,不认为你会把它做好。过后我到电通做美指的时候,上面的美指年龄都已经四五十岁了,做了差不多半辈子。人家会觉得,你懂吗?你看过的东西还没有我吃过的盐多呢?你怎么来指导我呢?

  我来美术馆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人家也会觉得你懂吗?你理解吗?但是后来我也习惯了,就像我自嘲似的,觉得也无所谓。大家对你的这种观察,会促使我会更努力,我不靠说大话,我靠做事情,一步一步做。慢慢的人家在看你事情的时候,会觉得还不错:他可以做事情,就抛开了这个年龄。

  所以我很感激给我机会一路走来的人,他们肯定我做的每一步,这些人都没有在意过我的年龄,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可以做事情,愿意给这个机会去做做看。

  

    放弃清华美院选择央美 我当时真心想成为一个艺术家

  凤凰网文化:你现在做到馆长的位置也是最大的认可。听说你当年高考的时候同时考上清华,北大和央美,但是最终选择的是央美,有这样一件事情吗?

  高鹏:我没考上北大,我考的就是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和国美,全部考上了。

  凤凰网文化:怎么没选择清华美院?

  高鹏:这个很复杂。我清华考美院得是最好,全国第9。

  凤凰网文化:听说你选的是清华建筑系。

  高鹏:环境艺术,中国美院是建筑。当时考环艺最难考,而且环艺是清华毕业以后最赚钱的专业。央美是考得最不好的,央美考的是全国第22。

  凤凰网文化:那个时候你多大?

  高鹏:不到18。

  凤凰网文化:一般人的选择是我考上清华就选择清华,我不会选择央美或者国美。你那么小的年龄就做出那么不同的选择?

  高鹏:文化情结。我给你说一个好笑的事。

  当时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刚并到清华,央美当时说要并到北大,但没有并,它还叫中央美术学院。我进央美的时候,是一个特别破的、显象管二厂时代,不是现在的这个楼。

  我在高中时就是班长,我是一路做班长做起来的,而且我是双班长,文化课的班长和画画的班长,所以我们班都是跟着我混的那种。

  然后别的同学在清华,都要戴着大红花在清华门拍照,特别光荣,我们中学还为他们做了光荣榜。我自己的选择是央美,一个感觉就要倒闭的木牌子旁边写着显象管二厂,这边写了一个中央美术学院,就像是一个工厂。所以我们中学都没有给我拍照,我应该算是我们辽宁省考得成绩最好的,但是没有给我拍照片。拍了一黑板在清华的,国美的,就是没有给我拍。

  我倒觉得没什么,但是我父母心里就很不舒服,觉得是不是选择错了,觉得这个学校也太不正规了。但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艺术,进学校的第一个星期兴奋到不行,在食堂的时候看到刘小东、喻红,他们在食堂里面吃饭,当时还看到了朱乃正。讲座的时候、入学的时候看到了靳尚谊,我真的很激动--这些人是我从学画画的那天开始最崇拜的人。

  凤凰网文化:现在就跟你一样,坐在食堂里面吃饭。

  高鹏:对,我就觉得我离他们这么近。我当时想成为一个艺术家,真心想成为一个艺术家。

  凤凰网文化:你当时在央美读什么专业?

  高鹏:读设计,最早进的是建筑,二年级改成了平面设计。当时还是视觉传达,不叫平面设计。

  

    我坚信艺术是宿命

  凤凰网文化:你那个时候知道什么是艺术吗?你觉得艺术是什么?就是画画?

  高鹏:不。我知道艺术是什么,我至今坚信艺术是宿命,我觉得学艺术的小孩,都是有一点宿命性,他比较敏感,和正常人一定有一些不一样,而且他比较执着。很多人都会问我,你干吗不去赚钱,干吗不去做这个,不去做那个,说你赚钱多容易,做这个不赚钱。(我不去做)就是因为不想做,就是喜欢艺术。我觉得我从小就是这样的,我不喜欢跟同龄人去谈其它的一些事情,宁愿一个人在房间里面画画,很好的艺术品我会很兴奋,发自内心的,我会觉得很好。

  我在自己的人生当中有很多人给我更多机会,钱也好,机会也好。我也放弃过三次公务员机会,别人告诉你,那是很好的路,但我觉得那个不是我的路。

  凤凰网文化:你是不是从小对自己了解就很清楚?

  高鹏:我就觉得我是属于这一行的,我喜欢它,而且在这个行业里面,我有愉悦感。

  凤凰网文化:很享受。

  高鹏:我会觉得挺好的,我会很舒服,在其它的领域我找不到很大的源动力。

  我这一辈子应该就做一个展览

  凰网文化:你自己画画吗现在?

  高鹏:大概从我读博,09年、10年开始就不怎么动了。我做那种很大型的装置,从04年开始。

  凤凰网文化:装置艺术。

  高鹏:从04年本科毕业就做。做特别大的装置,都是不同的,那个时候不知道叫装置。我一辈子应该就做一个展览。大概4到5年会做一件作品,可能在美术馆里面做满5年的时候,也会做一件作品--不一定是绘画--会做一件作品来思考,对中国当代民营美术馆的思考。但是这个作品其实也不做给别人看--别人想看也可以,但我不是为别人做的,就是给自己做,就像一个仪式一样,生命到一个阶段对这个时期的思考。

  凤凰网文化:对,好像艺术家一般都有这样的一个阶段。

  高鹏:这就是为什么人们需要艺术。

  凤凰网文化:一个寄托。

  高鹏:从我自己而言,是很在意生命体验的。从很私人的角度来说,我受的每一份苦,在美术馆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份生命的体验,再苦一点我也不怕。

  这样的话你会很清晰地看到人生的成长。本科的时候我就做了同样的事情。我是中央美院唯一的本硕博全部得到一等奖和被馆藏的,这是央美从来没有过的、历史上第一个,就是因为我做东西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很好的艺术品”,我就是解决生命问题。

  

    我内心没阴暗面曾因画不出残酷青春而痛苦

  高鹏:我本科的作品再讲一点。在2000年的时候,风行着残酷青春。但是我的家庭很健康,非常非常健康,没有离异,而且我内心当中没有什么阴暗,所以这一类东西就是画不出来,很痛苦。而且在大一大二的时候,我们班平均年龄23岁,17个人,--我才18岁,好像还不到18岁--就没人带你玩,他就觉得你什么都不懂。

  凤凰网文化:乖学生。

  高鹏:就是觉得你什么都不懂,而且他们关心的那些社会话题,我从来不感兴趣,当时也有画很多政治性的东西,这个东西对我来说一点兴趣都没有,就不愿意画。

  大学时做70多万字采访实录 验证我不是怪人

  高鹏:后来我做了一件事情:列了我所有的问题,大概有20几个,去问跟我同龄的,同时进入大学的学生--不光是美术学院的,还有北大、清华,64所高校,一所一所进,每个学校选两个人,都是有代表性的专业和人,64所高校采访完。大概做了一个70多万字的采访,我内心一下子就豁然了,我发现我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我觉得我不是怪人,因为所有人都一样。

  这个社会是被同质化的社会,我当时就有一个概念:你全了解完以后,不管是学医的,学艺术的,学法律的,还是学什么的,表面上在说自己,但内心无非都是要赚钱养爸养妈,学英语考研,也没有什么区别。一个学医的,和一个学法律的,都是这样,赚钱买房,然后他爸他妈他女朋友、出国考研就是这么点事。

  凤凰网文化:共性都一样。

  高鹏:对,我当时我就觉得我没有问题,我第一个解决的不是别人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觉得我没有问题。

  凤凰网文化:所以你做的这些,包括你说的70多万的采访实录只是去为了验证自己不是怪人。

  高鹏:对。

  凤凰网文化:你当时为什么觉得自己怪?

  高鹏:所有人都在画残酷青春,我没在画。

  凤凰网文化:您觉得那跟你没关系?

  高鹏:没关系,我觉得我不残酷。

  

    神经质是形式上的 越那样越不艺术家

  凤凰网文化:您从小的家庭的背景、成长环境,一直是顺风顺水,爸爸妈妈没有离异的情况,你的青春没有经历过迷惘或叛逆?

  高鹏:有迷惘有叛逆,什么都有。我当时认为,不那么残酷,不那么阴暗,就成不了艺术家。但我又想成为一个艺术家。

  凤凰网文化:可能在常人的眼中,艺术家的思维包括行为举止跟常人是不一样的,大家理解的艺术家是奇思妙想很先锋,有点神经质。

  高鹏:这个是我当时自己的想法,我认为这就是艺术家。但是我一定要成为艺术家,所以我就通过(做采访实录)这样的行为去解决。

  我解决了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我是一个正常的人,非常正常。而且艺术家--这也是我后来的艺术观,我接触了行业内大量的艺术家--我发现艺术家不是那样的,越那样讲究形式越不艺术家,越是形式上的越是假的,艺术家是本身的。这也是后来直到今天我都很坚定,也包括我自己跟艺术家合作的标准。

  

    我现在没有什么性格 但我的棱角在里面

  高鹏:他们(美术馆工作人员)知道其实我没有什么性格的。就是说他们只要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缺点--除非在工作层面有底线--否则的话我都不觉得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凤凰网文化:有没有人说你可能经历那个阶段之后变得平和但因此变得很没有棱角,因为一个艺术家,可能他最重要的起码要有锐气,要有性格在里面?

  高鹏:我觉得是阶段不同,我认为自己这个阶段就应该是这样的。现在这个阶段,是我自己很希望的一个阶段,可以看看世界是什么样的。

  我有我的棱角,但我的棱角不是表现出来的,我觉得那个特别外在,就像我跟你说的本科的表现,我觉得那个太外在了。而且我觉得艺术家其实是一生的,但我不是职业艺术家,我不是靠卖画活。我不需要告诉别人我是艺术家,我也不需要告诉别人我有棱角,或者我的作品有多么尖锐。我是什么样子自己很清楚,所以说我的棱角是在里边的。

  

    人生总是需要这样一个阶段来满足虚荣心

  高鹏:我现在接触的人基本上都是艺术家,我可以每天跟艺术家谈艺术,有看不完的画册,我走过的地方都是艺术品,我每天见的都是艺术品,自己休息的地方有咖啡馆和茶,这是我30几岁比较肤浅的理想状态,当然我付出也很辛苦,但是我想这样生活。

  凤凰网文化:也许这样会让你活得更好。

  高鹏:我觉得我这个阶段很好了,包括穿上这样的衣服(指指身上的登喜路服装)。我觉得人生总需要有这样一个阶段,来满足自己的梦想或者是虚荣心。

  凤凰网文化:感觉你的内心很厚实很温润的感觉。

  高鹏:这是艺术给我的。每五年左右,我都会有自己的一个工作方式,或者自己的作品。这个作品结束了之后,就像电脑刷机一样,刷一次我就觉得在这个基础上我要做什么,再刷一次再做什么,这个就是艺术,就是我所说的艺术是宿命,我很感谢能有这个艺术表达的可能性。

  

    人不是工作机器美术馆让人有判断力和文化享受

  凤凰网文化:你理解的中国的美术馆文化是什么样的?

  高鹏:我觉得刚刚起步,中国的美术馆文化刚刚起步。

  凤凰网文化:那它承载的最大的价值是什么?就是对公众来说?

  高鹏:我把美术馆和博物馆放在一起,两个一起说。

  第一个是它的基础功能是什么?比如说我们的小孩子,他在书本上看到的一个仰韶文化的土罐,然后他的家长和老师,原则上应该带他到国家博物馆里面去看一看,亲眼去看这个仰韶文化的罐子是什么样的,然后在童年里面就会有比较立体的理解:仰韶文化,它的图片,和实际的样子是什么样的。这就是博物馆存在的价值。

  然后美术馆是什么呢?有的时候美术馆偏向于美术史的表达。无论是不是学艺术的,你都需要艺术文化的熏陶,就像我们需要听音乐,需要看电影一样。自己想要了解这个历史的时候,我可以一个厅一个厅,从15世纪,16世纪,17世纪,看到整个文化和艺术的变革史,人类在视觉语言上的变革。你就有这个基本的判断力了。

  但是最低层面的美术馆和博物馆的概念就是,比如说我在周末的时候去哪儿?除了吃之外,周末我总得有个地儿要去吧。

  凤凰网文化:有一个更高级的地方。

  高鹏:我希望找个朋友聊聊天,去哪里聊天呢?咖啡馆。那我可不可以去美术馆呢?你周末至少有了一个选择的可能性。除了睡觉,看电视,看电影,多一种文化选择,人不是工作机器,需要一些文化享受,美术馆就是你的文化享受选择之一。出国也是这样子的,也没必要说一天到晚躺在酒店里,也要去看看它的美术馆,公共历史古迹,这就是文化享受、文化选择。

  

    当下艺术观有问题 艺术家和艺术品都以拍卖价格定论好坏

  凤凰网文化:美术馆和画廊呢?因为很多美术馆建好之后,可能因为运营问题、资金问题,他是打着美术馆的幌子干画廊的事。

  高鹏:这个问题就是我们刚才说的最根本的问题。文化艺术其实分成很多层,美术馆和博物馆,画廊,还有拍卖……每一项的功能是不一样的。

  画廊是这样的,我想买一个艺术品,但是我不能从美术馆买,我又不认识这个艺术家。那怎么办?就通过一个代理商--画廊这样的机构来购买艺术品,我可以跟这个艺术家建立起关系。艺术家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机构和喜欢他作品的人发生关系。

  那拍卖行是干什么的?拍卖行说得最通俗一点,它就像一个中介市场,通过公开竞价的一种方式,然后卖出去或者买进来。

  目前为止大家过于关注拍卖,这是有问题的。大众因为没有经过普及教育,就觉得,画廊火就关注画廊,拍卖火就关注拍卖。但在价值观里面有很多抽屉,这个事情发生在哪个抽屉里边,就只能在这个抽屉里面进行讨论。如果把第三个抽屉放在第一个抽屉里面去讨论,用拍卖价格来决定艺术全部价值的时候,你就错了。

编辑:杨倩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