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艺术观点>>正文

潘鲁生:动画片《大闹天宫》给我们的启示

发布: 2016-01-11 09:10:19 | 作者:潘鲁生 | 来源:

  近日,在学校美术馆参观了数字艺术与传媒学院举办的经典动画影片《大闹天宫》文献展,感受到了一部动画片给一代人留下的深刻印象,很受启发。展览以我校近几年抢救性收集整理的一手动画资料为主,以作品创作的时间为线索,全面展示了《大闹天宫》的动画造型设计、线稿原稿、分镜头手稿、动画赛璐璐片、影片宣传资料等原始文献百余件,直观地呈现了一部经典动画片的创作过程、历史价值及时代影响,体现了典型的中国绘画元素和民族情怀,也留下了美术家提炼动画语言的独特表现手法,为当下动画创作及动画教育提供了很多有益的思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研究。 

 

  一部中国特色的经典动画影片的产生,必然植根于本民族丰厚的文化土壤。《大闹天宫》中的孙悟空、玉帝、土地爷、巨灵神等艺术形象的塑造,其背后有中国传统美术体系作为支撑。彩陶、青铜、漆器纹饰,壁画、画像砖石、纸本或绢本绘画,民间年画、剪纸、皮影、木偶、玩具、刺绣、印染等各种传统装饰与造型语言,是先民生存智慧与审美境界的文化表达。传统文化特别是民族民间文化已经潜藏于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之中,伴随着衣、食、住、行、用以及价值观念、思维方式、风俗习惯,审美需求,深深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也是稳定持久的。一个时期以来,很多动画创作者淡化了对传统美术的学习,鲜见民众喜闻见的动画形象出现,这让我们不得不反省我们在传统文化教育方面的缺失。需要我们认真研究观众内心期待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作品?我们在文化传播与艺术教育方面出现了什么问题?现在看来,只有扎根传统文化生长出来的动画形象,才能留得住,才能真正打动观众。 

 

  以万赖鸣、张光宇为代表的一代艺术家创造了中国第一批动画经典作品。在《铁扇公主》、《猪巴戒吃西瓜》、《大闹天宫》等影片中,他们把多年积淀下来的传统文化修养、艺术创作带入了动画造型之中,不仅采用了传统壁画、水墨、年画、京剧脸谱等艺术样式,在具体的艺术形象上,还借鉴了前辈艺术大师的创作方法,充分体现了中国动画的美学意蕴与艺术风格。尤其是张光宇先生,1920年代在中西文化汇流的上海开创了漫画设计的先河,他年轻时接受的是行业美术训练,但注重从中国民间传统绘画到德国包豪斯学派、墨西哥壁画运动、野兽派、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乃至现代摄影、电影、广告等中西方艺术经典中汲取营养。画作题材包罗万象,将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有机融合,开创了独具中国民族气息的漫画风格和动画作品。 

 

 

 

  一部动画片的成功与否在于是否为观众奉献了动人的艺术形象。《大闹天宫》已经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时间考量,其原画创作植根传统的艺术表达方法,仍然值得今天动画创作与动画教学人员学习和借鉴。在当下,从事动画艺术形象创作的主体力量多是新生代,这一群体需要重视对民族优秀艺术传统的学习传承,培育对传统文化的感情。过去的一个时期,随着文化产业的兴起,一夜之间开办动画专业的院校如雨后春笋出现,市场虚火导致教育失衡,师资不足,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严重脱节,动画专业被教育部亮红牌告戒。值得我们反思的是,对我国动画创作与教育发展来讲,今天存在的问题仍是缺乏文化自信,缺乏对教育规律和艺术规律的认识,导致盲目照搬西方经验、盲目上马新专业、盲目进入文化市场。动画教育者、创作者、经营者,都需要站在国家文化传播和观众审美需求的层面认真研究这些存在的问题。归根结底,我们还需要在动画教育中加强对传统文化艺术的运用与推广,培育具有中国动画风格的观众市场。 

 

 

  在今天看来,《大闹天宫》仍代表了一个时代的艺术高峰,值得我们好好总结。它是中国神话作品、中国造型艺术与西方电影技术的完美结合,是中国艺术家高度文化自信的典范,其艺术影响力和国际传播力使其成为一个时代动画的代表。在展厅观看张光宇等一代人的作品时,总能体味到我们这一代人所崇敬的前辈之精典创作的民族文化高度。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他们的艺术创造精神没有真正的传承下来,使得中国动画在国际动画领域失去了话语权。在动画艺术与本土文化资源结合方面,在动画从业人员的教育环节方面,都需要我们深刻反思。中国动画教育不仅要解决创作技术和方法问题,更重要的是加强动画从业人员对传统文化的认同感。 

 

  也就是说,在当下影像艺术数字化、科技化和全球化的背景下,将中国传统艺术元素融入动画教学是务实之需,只有这样才能培养社会需要的动画人才,才能増强中华文化在国际上的传播力。针对目前的动画教学,正在就读高等院校动画专业的学生,大多注重艺术表现和技术的运用,中国传统艺术的课程没有得到应有重视。从课程设置看,学习中国动画形象的内容太少,缺少真正意义的传统图像课程,实务性课程和项目设计课程相对薄弱,对观众信息反馈和动画巿场跟踪调研实践明显不够。针对中国动画产业的人才需求,本科教育结构调整,关键在人才培养目标、市场需要和课程结构等问题。 

  在我国,动画之所以被称为“美术电影”,体现了美术造型设计在动画中的重要地位,实践证明这是一条很好的路子。我们要从基础教学抓起,以课程为抓手,一方面应加大对图案、纹样、线描等传统绘画课程的比例,引导学生从丰富的传统文化资源中汲取营养,并在对经典艺术作品的临摹借鉴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强化本土文化的认同感;另一方面,应强调写生课程的重要性,増加静物、风景、城市、高科技企业的现场写生,要求学生在创作中提高对现实生活的关注度。任何一种形式的艺术创作都离不开现实依据,动画场景的观念要从写生课开始就植入教学环节,让学生养成现察生活、感悟生活和提升生活的能力。同时,也要学习动画技术最前沿的设计表达,通过数字媒体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经典,反映现实生活。根据我校的办学需求,数字艺术与传媒学院在动画专业教学方面也应强调编剧、导演等课程的教学作用,让学生得到全面的动画创作知识,学会用自己的语言,讲自己的故事,创作属于我们自己的动画形象。 

  这次文献展的价值在于通过对经典动画影片第一手的历史资料的梳理,深化人们对动画文化的研究和对动画教学的关注,在当下传统文化复兴的时代语境下,《大闹天宫》文献展的举办很有价值,也十分及时。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动画教学有很好的办学传统,早在二十多年前曾与宋庆龄基金会联合创作了动画影片《小猪哼哼》,此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反响。我们学校也是在全国较早创办动画专业的高校,近十几年来,我们的学生在全国美展等重大展览评比中获得较高的荣誉,培养了一批优秀毕业生,他们现在就职于在北上广等地的动画公司,也有一批学生在高校从事动画教学工作,一些校友在我国主流媒体和动画创作机构中发挥骨干作用,他们都取得了成功,这些都是令人欣慰的。希望数字传媒学院和动画教研室认真研究我校的专业设置和教学规划,提出有特色的课程构架和教学标准,培养学生扎实的造型基础和踏实的创作精神,植根传统文化,贴近生活实际,把握科技前沿,创新艺术表达,拓展国际视野,在动画教学中形成工艺美院的育人特色。 

 

编辑:梁梅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