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艺术观点>>正文

谭平:画它-画我-我画,期待下一次突破

发布: 2016-05-24 12:59:14 | 作者:张文志 | 来源: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资讯网

  谭平,中国抽象油画的代表性人物,今年第五届“艺术长沙”,他的展览“彳亍”以平行展的方式亮相长沙美仑美术馆,囿于展览接待,直到在“艺术长沙”的另一展场长沙市博物馆,他才抽出时间接受CAFA艺讯网的采访。谭平的艺术一路走来,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经历了“画它-画我-我画”这样一个过程,现也“小有名气”,但仍期待下一次突破,虽然会有各种内在、外在的束缚和羁绊……

  采访时间:2015年10月17日

  采访地点:“艺术长沙”展览现场

  采访撰文:张文志

  艺讯网:谭老师,您好,“彳亍”这个展览我好像在北京也看过一次,也是这个主题。

  谭平:对,当时在偏锋新艺术空间,几年前。

  艺:那两次展览相比,展览的作品有什么不一样?

  谭:上次就是以素描为主,没有别的。这一次有素描,有绘画,还有影像,算是比较综合。

  艺:“彳亍”这个主题,好像您挺满意用这个词来对您的绘画状态做一个描述,“彳亍”从词义上讲是说一路探索过来特别艰难,您觉得都有哪些困难?包括自身的或者外界的。

  谭:对我们来讲,现在已经形成自己的绘画风格、绘画语言,每一次想突破都非常困难,每个人所背负的行囊也越来越沉,比如说你积累的经验,学习的东西,这些到了你创作的时候,有时候就变成一种负担,你不能非常自由的表达自己,每次下笔都会留下一些以往的痕迹。这个时候,其实每个艺术家内心都很纠结,都很困惑,你想画一幅自己比较熟悉的作品,其实很容易,画一张看起来很像你的,挺漂亮的画,其实对我们不难,难的是画不同的作品,同时又能表达自己,其实挺难的。所以用“彳亍”这个词比较能够表达我们现在的一种状态。其实我看了很多艺术家,所处的状态都一样。

  艺:艺术创作形成一个模式,而且还是一个成功的模式,再要跳出这个框架是比较难的,不仅是对创新能力的考验,也是对勇气的考验。

  谭:对,有人是突破不过去,有的人是没有勇气突破,两种情况都有,还有的人突破完了之后对自己不满意,又回来了,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这跟年轻时学习艺术还不一样,年轻的时候,各种创新思维都很活跃,对各种新鲜的事物都可以直接学习,可以直接拿来,同时也是无所顾忌的,因为年轻,他有资本,也没什么负担。但对于我们来说,就有很大的不同,一方面你的思维随着年龄增长会僵化,不管承认不承认,这是一种事实。另一方面的原因,你已经在这个社会关系当中了,经过这么多年,你也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牵扯到别人是不是承认你,包括艺术市场各个方面都有一种束缚。很多人是一旦开始突破,就发现艺术市场特别敏感,画卖不出去了,他又返回来了,也可以说是被逼回来的。此外,你的作品一旦改变了,别人不理解了,会觉得你画的不好了,或者怎么怎么样,每个人都特希望得到别人的承认,希望每一次变化都得到别人的认可,就是这些艺术本体以外的东西,我们很多也无法摆脱。有时候你办个展览,大家看了认可,你心里也挺高兴,有的时候办完之后,大家不说话,这个时候就考验一个人的内心是否坚定,是否对自己的探索有信心,确实挺难。

  艺:虽然很困难,但您还是有过好几次突破的。很多人可能一想到您,谭平,那个画圈圈、线条的抽象艺术家,我在美院看过您的作品,您早期很多的素描很经典,一些油画也很有表现的风格,可否分享您是怎么一次一次突破的?

  谭:上次办展览的时候,我专门写了一个自述,讲了我经历的几个过程。一个是“画它”的过程,就是学习、写生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其实是通过绘画不断来认识世界,就要把一个东西画像,画准确。后来就到了一个“画我”的过程,这时候就要表达自己,这时哪怕你画一个风景,也是通过它表达你自己。再一个过程就是“我画”,强调绘画的过程,而不是强调结果,像我的很多素描,就是把自己生活过程和绘画融为一体,不求结果。对我来讲,从具象到抽象这样一个转变过程,是一种被束缚状态到非常自由表达的状态,画抽象是非常自由的。当你抛弃具体形象的时候,用抽象的结构来追寻艺术的本质,这个过程会更自由。

  艺:这次双个展,策展人易英在展览前言里用了一个词“殊途同归”,你们一个水墨人物,一个抽象油画,同归是归到哪个点呢?

  谭:易老师讲的是我们在不断往前走,不断在创造。但我想“同归”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在这年龄以后,思考的问题越来越相似,我们在过去的时候,尽管画种不同,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都在同一个学校,同样的身份,所有的经历都很像,而且经过这么些年的坚持摸索,自己的艺术风格也基本形成了,我们在一起聊的时候,也都是在想如何突破自己,如何能再迈出一步,这确实很难,同归是同归在这儿,处在同样一个境地里面,同样想突破自己,都是这样一个状态。

  艺:在如何突破的这条道路上,昨天我跟刘庆和老师有一个采访,他好像找到自己的一个出口,他尝试往回看。

  谭:对,他看传统。

  艺:传统是他很重视的一部分,另外他也很在乎自己过往的经验和记忆,在他的自述里面还写到羡慕电影《本杰明•巴顿奇事》那样的奇幻经历。那您是在尝试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突破自己呢?

  谭: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划船,在我们的经验里都是倒着划,你的船往这头走,但你的脸看着那头,但你的心是往那头的。有时候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经常看着你的过去,或者心往过去想,但你是想通过这样一个方式面向未来。特别是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突然发现往回看的时候,时间变成你非常好的一个资源,你看我的作品,包括录像,很多东西都是充分利用了时间。也正是因为我们有了50年的经验,将一段创作把它放到时间的长河里,是很值得追溯的。比如我之前在北京今格空间的展览“画画”,其实一开始题目就叫“溯源”。这也是往回看,回溯我最开始画画是什么样。我发现找来找去就发现,小时候画画,之后写生画素描,做创作,这个词在不断变化,但什么是最核心的呢?还是回到最开始画画的初心,不是说要回到儿童状态,而是通过这样一种回望面向未来。我也还在不断变化,也不断在想不断的突破。

  艺:您此次展览是在“艺术长沙”这个大活动背景下举办的,我们现在也是在这个活动的现场聊天,您觉得这个活动怎么样?

  谭:“艺术长沙”这个活动我还是第一次来,以前都是听别人介绍,说“艺术长沙”像一个艺术节日,全国各地的很多艺术家都到这儿来,活动也办的非常热闹。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沉淀,我们也看到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节日,而是慢慢从学术上建立起它的品牌。我们原来看“艺术长沙”都是当代艺术的活动,而我参加的这个展览,其实是学院的,更加强调语言和学术方面的研究,这样结合在一起,这个活动也更加丰富,我觉得还蛮好的。

编辑:代浩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