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艺术展览>>正文

1926年美国“费城世界农业工业展”原作展

发布: 2018-10-18 20:26:28 | 作者: | 来源:

 

  1926年美国“费城世界农业工业展”原作展 

  主办:第七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组委会 

  承办:山东东方国际摄影艺术促进会 

  地点:济南市美术馆8号展厅 

  策展人:曾  毅   刘云志  

  展品提供:云志美术馆 

  策展人语 

  1926年,费城首次获得了世博会的举办权,这也是美国首次获得世博会的举办权。费城是美国1号公路上最不可忽视的城市,美国《独立宣言》和美国的第一部宪法都是在这里诞生的,它也曾一度是美国的首都。为纪念美国建国一百周年,在美国世博会上,费城博物馆特别策划举办了一个《世界农业工业展》,其中包括中国上海的纺织厂、香港的轿子、汉阳的钢铁厂、台湾的茶船及美国矿产等珍贵的影像资料,反映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世界工农业的发展状况。 

   在这里,我们特别推出由云志美术馆收藏的当年在美国展出的原作,希望能将跨度上百年的历史时空,用视觉影像串联起来,引入去观看、去思考、去体悟,并从这条具有时代穿越感的时空隧道中获益。 

   

 

  蒸汽丝织·中国上海 

    

  这张照片拍的是上海一家现代蒸汽丝线厂的一个房间,做这项工作的姑娘们排了四队,每个女孩面前都是一个装满温水的盆,她脚下的地板上有一个篮子,里面装着要抽丝的蚕茧,有时多达20多个。蚕茧漂浮在温水的表面,很快粘稠的物质就把纤维以茧的形式粘合在一起变软,缠绕的外层丝质就可以脱落。由于它们被粘胶覆盖而相互粘合在一起,取自几个茧的纤维合在一条线上,穿过一系列作为导轨的玻璃珠孔,从而到达位于房间两侧的一个大盒子中的一个旋转卷筒中。这些生丝卷筒,大量出口到欧洲和美国。当它上市时,总是扭曲并固定在一个特殊的结或汉克上。丝绸面料的制造商首先清洗生丝,将其从一些粘稠的材料中提取出来。由茧的不可卷部分(外层和内层)组成的废丝或牙线被纺成线,就像纺棉线一样。纺丝比抛丝便宜,被制成低档的织物。 

 

  炼铁炉·中国武汉 

  中国汉口铁炉这张照片,展示了一个典型的现代高炉及其周围环境。炉子本身是最左边的塔。在这样的熔炉里,铁矿石、石灰石和燃料(焦炭或煤)按照比例,被倾倒在炉顶并燃烧。这些炉子日夜不停地运转,通常直到它们需要修理为止。燃料的燃烧是由炉下部的空气爆炸所辅助的,并且产生了强烈的热量。在图中所示的六个圆塔中,空气被来自炉子本身的废气加热,石灰石在高温下作为一种“熔剂”,使矿石比其他地方更容易熔化。金属铁和炉渣形成后落到炉底,然后从炉底取出。需要不停的在炉顶添加新矿石、石灰石和燃料。这种炉子的产品是生铁,用于铸铁制品的生产,或通过多种工艺转化为钢。在图中央的炉子旁边,是一堆铁矿石,前面有一堆石灰石。在前景中,堆放了轧钢厂大量的产品钢轨。这样的铁炉,在美国和欧洲都有,世界上有铁矿石矿藏的其他地区也有。在中国这样的地方,钢铁厂一般由欧洲或美国人管理。 

    

  

                                                                    

  手推车·中国 

  在中国这样的国家,没有铁路横穿内地,道路又窄又穷,无法使用货车,货运和客运就采用这种独特的运输方式。这张图显示了普通民众的一种普通的交通方式。值得注意的是,手推车显示,有一个如此大的车轮,货物必须装载在手推车的两旁,不能放在中间,就像这辆手推车。推着手推车的人,必须把捆着车把的绳子从脖子后部绕过去支撑着它。在中国内地,几乎没有道路,而在城镇之外,道路如此狭窄,以至于双轮车辆几乎无法通过。在美国,商品会用货车或火车运输,在这儿通常是男人背着。在中国,人们经常坐在绑在柱子上的椅子上旅行,这些椅子由四个人在肩膀上扛着。照片里的两个人都穿着凉鞋,抽着烟的人,是用一个很小的黄铜碗和一个长木棍抽烟斗。 

    

  

 

  抬人的轿子·中国香港 

    

  这张照片是在中国香港的海滨拍摄的,它展示了一种在东亚沿海城市非常普遍使用的交通工具。在世界的那个地区,人类劳动力非常便宜,而马匹却很少。因此,在陆地上旅行的人,通常坐在椅子上雇用苦力抬着他们走。而轻便的马车则是由白人引进的,在中国和日本,一天可以用十五美分或二十五美分的价格,雇佣一个人力车。那些跑着拉人力车的人很有耐力,主要靠大米过活。人力车只能在大城市或大城市附近使用,因为在中国和日本的乡村地区,实际上没有道路,任何类型的轮式车辆都是无用的。由于这个原因,携带椅子是很常见的。图中显示了两种类型。中间的那个人坐在一个只有一个座位的座子上,有一个棚帐和一个脚架,捆在两个可以扛在肩膀上的长竹竿上。拿着雨伞的女士,坐在另一个像箱子一样的椅子上,苦力抬动时的长杆子系在两旁。宽边帽一般由竹子制成,是中国人特有的头饰,而灰头盔则是许多温暖气候下白人男子通常戴的。香港的英国属地是一个小岛,长约11英里,宽2至5英里,靠近中国海岸。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商业城市之一,拥有极好的港口。背景中的建筑物被商业机构占据,其中大部分由欧洲人经营。当然,他们的建筑风格是欧洲式的,而不是中国的。 

    

  

 

  茶船·中国台湾 

    

  图为一支船队将茶叶从乡间运到福尔摩沙港口。在这个国家,茶叶被采摘、发酵,用木炭火烘干,然后分类。茶叶在全国各地都是这样加工出来的,它必须干燥或“烧制凯恩”才能安全出口。因此,所展示的大袋在属于出口商的工厂中被清空。在这里,茶又被“烧”了几个小时,重新包装在装有薄薄的金属板的盒子里。最好的茶是精心装在泡桐木盒里的,根本不出口,而是留着出售给东亚富裕的人。福尔摩沙茶大多是乌龙茶,这张图很好地展示了福尔摩沙船的类型。他们像中国的船,而不是日本的,但竹竿、巨大的单帆和宽的船,是东南亚大多数人常见的。 

    

  

                                                                

  可可果实加工·牙买加 

    

  牙买加可可和巧克力,是一种小树(可可豆,草科)的种子,生长在热带。这幅图显示其中一棵树上挂着几个水果,坐在树下的两个黑人妇女正在打开果实。他们用大刀把它们切下来,称为“大砍刀”,然后把种子连同它们所嵌入的果肉一起取出。这是在地上的篮子里看到的。种子周围的果肉被留下几天,以使纸浆发酵或部分腐烂,然后纸浆被冲走,剩下干净的种子。每颗种子大概有一英寸长,通常是在太阳下干燥的,但有时是通过人工加热干燥的。可可豆被烤熟,磨成粉末,制成蛋糕,形成巧克力。甜巧克力需加糖和香草。可可豆富含脂肪油,在可可粉生产过程中会被部分去除。可可豆在大多数热带国家种植,主要出口国是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和特立尼达。另外两名黑人妇女站在一棵年轻的香蕉树下,头上放着大篮子,装满了可可果。这些是他们刚从附近的树上带来的,准备打开。这种随身携带物品的方式,几乎在所有国家的黑人中都很常见。黑人妇女经常在头上绑一块布,就像画中的那些。 

    

  

 

  新南威尔士州的一群羊·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羊实际上是在热带以外的世界各地饲养的,澳大利亚、阿根廷、乌拉圭、俄罗斯和美国是养羊的主要国家。图为新南威尔士州的一群美利奴羊,被牧羊人和狗围住,羊群里到处都是小羊羔和弯着角的公羊。在伟大的牧羊场上,羊群通常有数千只。它们在放牧时也集聚在一起,由骑着马的人和牧羊犬放牧。羊毛一年被剪掉一次。羊毛通常是牧场最有价值的产品,不同品种的绵羊毛在质量上各不相同。这些品种是从一个原始品种发展而来的,其原因是气候和食物的差异以及育种中的选择。有些品种,如南羽绒,是最有价值的羊肉。还有一些,比如美利奴,是优良品质的羊毛。美利奴羊最初是在西班牙培育的,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其他地方饲养。各种品种的绵羊已经在英国发展起来,其中最突出的是南方羊、林肯羊、多塞特羊、高地羊、科茨沃尔德羊和莱斯特羊。像林肯梅里诺这样的杂交绵羊被大量饲养,因为他们比纯种美利奴更强壮,能产出更多的羊肉,也比纯林肯产的羊毛更好。羊肉在世界贸易中不像牛肉或猪肉那么重要,尽管许多羊和羊羔的冷冻肉品,都是从澳大利亚和阿根廷运往欧洲的。 

    

  

 

  椰子加工·菲律宾 

    

  椰子棕榈(Cor MEIF,Am)是野生的,后来被所有热带国家的种植,但从未远离海岸。对太平洋许多岛屿的当地人来说,它是最重要的植物,它提供食物、饮料、住所、燃料和大量有用的物品。生坚果的肉很有营养,椰奶也很有营养,这些都是本地饮食的显著特征。许多当地人非常喜欢从他们收集的果汁中发酵出来的酒精酒,这种酒是通过切割终端芽来收集的。椰树的木头可以生火,也可以当做建房屋的框架。椰树的叶子,常被用来盖当地的屋顶。坚果外壳的纤维可以扭曲成绳索和绳子,硬壳可以当作碗或杯子。从熟透的坚果干肉中,榨出的油可用于烹饪,也可以点灯。当地人将大量用于饮用的椰子肉卖给贸易商,以换取布林、五金和其他物美价廉的商品。在菲律宾群岛拍摄的这张照片显示,几个当地人正在清理大量的椰子树,准备烘干椰子。这些坚果,是几个星期前从附近的椰子树林中收获的。这些树在背景中表现得很好。像往常一样,它们的生活就在这个海岸边上。一个带着新鲜椰果的人回到我们身边,他正试图把果壳撕开。另外三名男子用“大刀”或“砍刀”,猛击坚硬的椰果,碎坚果被扔在竹子或藤条编成的大篮子里。然后,它们在阳光下的晒干架上散开,几天后坚果的肉就会枯萎,可以很容易地从壳里分离出来。大壳被挑出来扔了,肉就被完全弄干了。椰子油是从欧洲和美洲的椰子中榨出来的,用于制作肥皂、蜡烛和烹饪。 

    

  

                                                                     

  榨椰子油·锡兰 

    

  锡兰、印度、东印度群岛、太平洋岛屿和热带美洲是椰子最丰产的地区,这些水果很大程度上是食物的原料,干燥后大多会被搾成椰子油。坚果在树上生长时,有一个厚厚的、坚硬的外壳覆盖着。把熟透的坚果剥下来后,椰奶被拿出来晾干,或者在阳光下晒干,或者在火上烤干。干果被称为“椰子”,主要出口到欧洲或美洲。这张照片是少数热带地区采用的榨椰子油的方法,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压力机,工人把坚果放在里面。那块厚重的木头,也就是犁,碾碎了椰子,把油压出来。中间向外延伸了一根长约几英尺的木头,把牛拴在那根木头棍上,牛就像被关在密室里一样不停地砖,油就被慢慢地挤压出来,然后不时地被抽走。有一个铺着椰子叶的轻型屋顶在压力机上也跟着旋转,它可以给压力机和工人遮住阳光。拉压力机的不是牛和斑马,它是典型的印度和邻近国家的驼峰牛。在左边的背景中可以看到,椰子油运出的桶在这个温度的时候是很好的,它被用于整个南亚和东南亚及邻近的岛屿烹饪或作为照明油。在我国(指美国)它是制成肥皂的原料,加入蜡烛、齐墩果油和一些润滑油合成后用于照明。当地人把它放在一个小的敞开式的容器中,蘸上一点棉花或其他松散扭曲的纤维,其末端延伸到边缘,这盏灯就被点亮了,由此产生的光虽然令人眼花缭乱,但它却是成千上万马来人的习惯之光。 

    

  

 

  拖运原木·哥伦比亚 

    

  这张伐木场景的照片,显示了哥伦比亚森林中砍伐和运输木材的方法。牛被链子拴在原木上,被人牵着走。卡利被称为“牛拳手”,当营地建在高处时,有各种其它方法用来运送原木。每当靠近一条大河时,原木就被拖到那里,然后漂浮下去,再由小型伐木铁路将他们拖到北部各州,那里积雪充足。所有的伐木工作都是在冬天进行的,因为可以用雪橇拖着在雪地里走。当附近没有河流时,运输通常由铁路来完成。高大的树桩,通常是从西部森林中砍伐的,表明在采伐方法上与通常在东部推行的政策有着惊人的相似。在那里,木材被砍得离地面越近越好,这样才能从树上得到最多的木材。一般来说,太平洋沿岸的树木开采,都是从高出地面的部分砍伐的,这样比离地面近的地方更容易操作,质量也更好。在图的中心,可以看到这样的树桩,树木在森林中被砍伐,修剪并砍成原木,运到锯木厂的锯齿上,原木被切割成粗糙的木材,如横梁、龙骨、板子、板条等。在刨机中,粗糙的木材被刨成厚厚的、有边的板材,然后被加工成门、壁板、地板、楼梯等。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位于英属美洲西南部,是加拿大最富有的地区之一,它最大的财富来源是它的矿藏,其次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森林,它拥有北美大陆上最大的可供销售的木材资源,如阿拉斯加北部一样,海岸边陆地上的森林被大量砍伐,森林线紧跟在海岸线环绕着山腰,每年总采伐量超过1260万英尺,其中最重要的是道格拉斯冷杉。 

    

  

                                                                   

  稻草加工利用·日本 

    

  在日本市场上,稻草是稻田的重要副产品,年产量超过155万吨,它主要当作牛和马的饲料,还被用于制作各种物品,如制作袋子装谷物,绳子和绳索,以及垫子、雨衣、帽子等。近年来,它被广泛应用于草浆的生产中。草浆与其它纤维混合后,广泛地用于印刷纸的生产。直到几年前,日本几乎所有用于报纸、期刊等的印刷用纸,都是从国外进口的,但目前几乎所有的需求都是国产的。由于材料价格低廉,而且容易获得,今后很有可能将其出口到国外。图中说明了这种有价值的纤维的各种用途,其中固定载重的绳索、马匹的安全带、马匹所穿的鞋,以及人们穿的凉鞋都是用稻草制成的。图中还展示了日本的公共交通模式。这群马背负着沉重的负担,在苦力的照料下,它们被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画左边的那匹马满载着一捆小树枝,准备卖给人烧火。农夫很可能会在城里换肥料,然后把肥料装在空桶里带回家。另一匹马驮着用稻草包裹着的木炭包——木炭是日本常见的烹饪和取暖燃料。用木炭取暖的话,通常是放在火盆里燃烧的,而不像在美国使用的是炉子。这张照片一定是在日本的一个大城市附近拍摄的,因为像这样好的道路,足够宽的轮式车辆,除了在城市附近是很少见的。 

    

  

 

  洗砂金·加拿大 

    

  砂金几乎在世界各地都有,最大的产区是在美国、南非等。微小颗粒的砂金通常藏在岩石、砾石或沙子里。坚硬的岩石中若发现金子,需要将矿石从矿井中开采出来,放在强力的粉碎机里压碎,并以多种方式进行处理,以分离出宝贵的金属。一般砂矿河床溪流下有沙子和砾石,那是自然形成的。形成砂矿的原因,是由山上流下来的水,携带着鹅卵石、泥土和细砂子堆积而成。在这里,无论是任何小溪,或一个弯道里,比较重的黄金,往往沉淀在最下面。 

  在任何国家,当发现黄金砂矿床后,投资购进昂贵的机械是必要的。但一个没有资金的人,可以学着在平底锅里洗砾石,淘洗那里的砂子可以获得少量金子。即使用这样一种原始的方式,也能赚一大笔钱。这个男子是用一个锡盆或平底锅洗涤金子,就放在右下角处。他使用它把几把砾石放在盆里,然后充满小溪的水,让砂子与浇上去的水混合,再重新灌装几次。不久,只有鹅卵石和沉重的金粒子被留下。他把较大的卵石挑选出去,所有的重粒子便收集在平底锅里。 

    

  

 

  晾晒可可豆·乌拉圭 

    

  可可的种子比较小,在不同的国家收获方法有很大的不同。首先是把它从树上砍下来,堆在干燥的地方晾晒好几天,然后将种子取出来再次堆积数天,直到有一定程度的发酵。据说,这可以提高豆类的质量。豆子通常被涂上红色黏土或其他红色素,那是为了防止昆虫咬吃,也是因为红豆比浅色的红豆要好得多。接下来,豆子就可以干燥了,这是一个需要非常小心的操作。在大多数国家,可可豆是在露天坚硬光滑的泥土或垫子上干燥的,现代种植园会用大型水泥烘干地板,如图中所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在屋顶晾晒可可豆。这些在热带美洲被称为“露台”的拉尔加地板上,豆子被稀薄地摊开,并且被耙了至少十天,直到它们完全干燥。在日照不够稳定的地方,也会采取人工加热的方式。干豆子会装在袋子里,从生产地运到工厂加工。在生产巧克力和可可的工厂里,可可豆会被清洗、烘烤、破碎、研磨和其他加工。特立尼达生产高质量的可可,岛上的许多种植园都是按照全新的方法经营的。在这幅图片中,干燥场地建在离地面几英尺高的地方,屋顶布置得很好,万一下雨,他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干燥的地板遮盖上。正在工作的工人们都是东印度人。特立尼达的劳工来自非洲裔黑人和东印度群岛的马来苦力,他们是根据合同来这里的,合同期限为数年。这些马来人,其中大多数是穆斯林,是一个勤劳的阶级。在他们的合同到期后,他们常常会留在岛上,并成为金边的定居者。 

    

  

 

  茶叶、花和果子·未标注拍摄地 

    

  日本生产绿茶,锡兰、印度生产红茶,而中国绿茶和红茶都生产。这些国家既是茶叶的生产国,也是茶叶的最大消费国。在这些国家,它是所有当地人使用的普通饮料。但人们可以了解到,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出口的数量只是总产量的一小部分。在生产它的东方国家里,茶叶主要被消往英国、英国的殖民地、俄国和美国。美国是唯一喜欢绿茶的西方国家,几乎只买中国和日本的绿茶。其他西方国家更喜欢红茶,只购买少量的绿茶与砖茶。在中国东部,人们对茶叶品质进行了挑选,把一些次等茶叶制成砖茶,销往西藏和俄罗斯。这些制作成砖块形状的茶叶,是将茶树枝和叶子用悬浮在锅炉上的布料蒸成的,然后将软化后的植物放在模子里,再加上少许的水,用一把重锤一层层夯实之后,切成大约三英尺长的砖形后出售。 

  三大西方茶叶消费者的贸易分布如下:俄罗斯消费的大部分是中国茶叶,英国消费的是锡兰、印度和中国的,其他地区几乎消费的只有日本和中国的。这些茶叶消费信息可能是想象出来的,世界每年的茶叶出口贸易量约30万吨。 

    

  

                                                                      

                                                                                                           采摘咖啡·巴西 

    

  商业咖啡是一棵小树的种子,这种树的品种来自两个地区——阿拉伯和利比里亚。阿拉伯咖啡原产于阿比西尼亚,现在种植在所有重要的咖啡生产国。阿拉伯咖啡树通常高约9至12英尺,在世界上的一些种植园里,咖啡树被修剪过,不能长得很高,但在美国却很少这样做,就像这张照片中所看到的那样,那里的树木一般可以自由生长。这张照片展示了布拉里尔一个大种植园的咖啡采摘场景,采摘者在前景中工作,种植园延伸到远处的山丘上,树后有一个大马车架,牛被套在那里。在树下蔓延开来的苹果树,是为了防止浆果落在地上。采摘者通常会用扁平的篮子吊在他们的面前,还有更大的深篮子或袋子,用来把浆果倒掉。在一些地方,浆果只是简单地在垫子上摇动,然后收集起来,将浆果从无花果中取出,进行清洗和干燥。成熟的咖啡浆果是鲜红色的,每个浆果大小都有一个樱桃大小,一个柔软的果肉环绕着两个黄豆,两颗黄豆子平躺在一起。每一颗豆子由一粒格兰尼克仁或种子组成,由一层非常精细的白色皮肤(银皮)和一层厚厚的、坚韧的、称为“羊皮纸”的果皮包裹。在国外运输TD种植园的豆子的准备工作始于纸浆的擦伤和种子的清洗,然后在大水泥地板上干燥,通常是用特殊的干燥机械干燥。烘干的种子,仍然覆盖着羊皮纸,经过各种机器清洗和抛光。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咖啡供应,都是在巴西种植的,剩下的部分来自热带美洲和EASL印度群岛的各个地区。 

    

  

 

 

                                                                                                           稻田梯田·斯里兰卡 

  锡兰稻田水稻(Oryzasativa,Graminae)是一种生长在沼泽地上的草本植物,它是在生长期间可以保持淹水的农田中培育出来的。水稻是最古老的粮食作物之一,也是东南亚居民的主要食物,在亚洲的水稻种植国中,几乎没有足够的沼泽地来种植足够的水稻以满足人民的需要。因此,他们采用许多巧妙的方法来淹没他们的稻田或“水田”,他们称之为“水田”。在有旱地的地方,他们有时在长距离的运河里引水,然后农民们在山坡上建了梯田,沿着每一个梯田的边缘筑起了泥墙。因此,他们围了许多小的水田。这些小水田围得如此之好,都可以被上面的水淹没。在这张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小淤泥坝,有些梯田被水淹没了。当稻谷成熟时,水会从地里被抽出,这样在收割的时候,谷物就不会变湿了。这种稻子梯田在日本、中国、印度、马达加斯加,以及印度洋和太平洋各岛屿相当普遍。当考虑到梯田和种植大米所需的工作量时,它给出了这些国家劳动力廉价的概念,并将其与同一市场中大米的廉价程度进行了比较。 

    

  

                                                                    

  晾晒咖啡豆·巴西 

    

  哥斯达黎加商业咖啡是一棵小树的种子,这种树有两个栽培品种——阿拉伯品种(f/e Arabi)和利比里亚品种(Ca Rhi)。阿拉伯咖啡树原产于阿比西尼亚,现在种植于所有重要的咖啡生产国。巴西供应世界上四分之三的咖啡,但其他热带国家也大量生产咖啡。成熟的咖啡大小和形状与樱桃相似,它们呈鲜红色,长在树枝上。在浆果中,两个黄色的种子或“豆子”彼此平展,被包裹在果肉中,每一颗豆或种子首先被一个非常薄的膜(“银皮”)覆盖,然后用厚厚的、坚硬的皮(“干草”)覆盖。当浆果从树枝上摘下来后,这些覆盖物必须被移除。在世界上的一些地方,浆果首先进行干燥,然后硬化的外壳被打破,这是比较常见的方法。咖啡浆果是从田里运到“纸浆机”的,在这台机器里,果肉被粗略地碾碎和冲走,一些果肉仍然附着在种子上。因此,他们被放在一个大水池中洗,如照片的前景所示,并留两到三天发酵。这样,剩下的纸浆颗粒就会松了,可以在喷嘴池里洗掉。在洗咖啡的过程中,脏水会被反复抽走,直到咖啡豆(现在被坚硬的黄色羊皮纸覆盖)完全干净。羊皮纸咖啡必须立刻干燥。在设备完善的咖啡种植园里,通常有水泥晾晒场,就像在图片中看到的那样,咖啡可以在阳光下被晒干。在这些被称为“天井”的大地板上,豆子散开了,它们不时地被耙过,以便它们可以迅速而均匀地干燥,这取决于天气。咖啡在十到二十天内就会干涸。为了保护豆子不受雨水和露水的影响,它们有时会堆积起来,并覆盖在大的棕榈垫上,就像在这张图片中所看到的那样。在咖啡收获期间经常下雨的地方,咖啡豆是在屋顶的地板上干燥的,或者是在烘干机里用人工加热干燥的。咖啡上面覆盖着羊皮纸,第一种是清洗机,第二种是更厚实的碎纸机,然后把羊皮纸刮走。下一台机器是一台磨光机,擦去薄的银皮。这两台机器经常被合并成一台。彻底清洗过的咖啡放进袋子后,就可以装船了。在使用之前,它必须经过烘烤和研磨,这通常是在它被使用之前的一段短时间内完成的。 

    

  

 

  哥斯达黎加的咖啡树·巴西 

    

  哥斯达黎加商业咖啡是一棵小树的种子,这种树有两个栽培品种——阿拉伯品种(f/e Arabi)和利比里亚品种(Ca Rhi)。阿拉伯咖啡树原产于阿比西尼亚,现在种植于所有重要的咖啡生产国。利比里亚的咖啡树原产于非洲的西海岸,它是一种稍大一些更结实的树,但没有阿拉伯品种那样被广泛种植。阿拉伯咖啡树在种植园里,通常长在9到12英尺高;利比里亚的品种长得更高一些。咖啡树的白色花朵沿着树枝丛生,然后是绿色的,不成熟的果实。成熟后,每个果实都是红色的,大小和颜色类似于樱桃。浆果含有两个种子,每个种子首先被一个薄膜覆盖(“银色”),然后是厚厚的硬皮(“羊皮纸”或“腰果”),整个果肉包裹在一个果肉里,把TSVO豆子或种子和它们平边放在一起。有些浆果生长在与其他植物相同的植物上,只有一种豆子,它是圆的,而不是扁平的。这些圆豆是首选的,出售时作为“梨”咖啡,浆果是从树上手工采摘。在种植园准备运往国外的豆子,首先是对纸浆进行瘀伤和清洗,然后种子在阳光下的大水泥地板上干燥,或者用特殊的干燥机械干燥。在干燥种子时,种子上还覆盖着羊皮纸,要经过一台清洗和抛光的机器。商业咖啡是分等级的,几乎所有的咖啡等级都是以这个品种曾经生长最多的国家或地区命名的。例如,来自许多国家的摩卡咖啡,是从阿拉伯的摩卡咖啡中获得了它的名字。现在,著名咖啡产区的名字被许多国家的咖啡种植者在他们自己的产品中使用,即使这只是有点类似于所显示的等级。因此,咖啡商不以名称购买,因为这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而是通过外观和实际的味道测试。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品味和偏好,美国更喜欢小国产的,欧洲更喜欢大尺寸的咖啡豆。一个地区的产品,可能在一个国家被高度重视,而在另一个国家却被忽视。一种均匀的、深绿色颜色的、不含任何香味的咖啡,在任何地方都被认为是一流咖啡的标志。哥斯达黎加生产优质的咖啡,这些种植园,大多位于海湾山区肥沃的山坡地上,它们通常是以有效的方式管理的。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咖啡,都是在巴西种植的,其余的来自热带美洲和东印度群岛的不同地区。 

    

  

                                                                    

  收水稻·日本 

    

  在日本,水稻是种植中最古老的谷物之一,也是东南亚居民的主要食物。禾本科植物Opsa Salma,Graimrue,是一种生长在沼泽地、长期间可以保持淹在农田中的植物,有数百个品种,有不同的颜色和许多其他的特点。不同地区的水稻株高差异很大,在许多地方它只长到大约三英尺高,就像这张图中所看到的那样。在南卡罗莱纳州,金色大米通常有五到九英尺高,在切割时,地上留下了三英尺或更多的残茬。在印度一些水资源丰沛的地区,水稻实际上长到超过15英尺的高度。在日本南部,广泛种植水稻,但在北部却很少种水稻。日本这张图显示了在生长季节,为蓄水而建的狭长水坝隔开的一些水稻。在收割之前,水被抽走,使土地干涸。这张照片中所显示的田地处于低洼地带,以至于并没有把所有的水都排走,土壤仍然潮湿。所有的谷物都是用手割的,而不像在美国那样用收割机割,这些稻捆被堆放在水坝和平台上晾干。谷物是由男人或马运回家的。在日本的乡村地区,从来没有见过车辆,因为没有道路。在亚洲热带许多地区,大米是主食。在中国、日本和印度南部,数百万人几乎完全依靠它生活。它通常是被扔进沸水里煮熟的。在日本有一种叫做“莫奇”的流行的糊状菜肴,它是由一种特别粘稠的品种叫做糯米的制成的。日本的国酒“清酒”,也是用糯米做的。 

    

  

 

  手足织机·日本 

    

  这张照片中的织机是日本最常用的手足织机之一,世界各地都使用类似的织机。这位年长的妇女正在织丝绸,她右手拿着一个梭子,脚踩着脚踏板。在这种织机中,踏板是由竹子制成的,控制经纱或织物的纵向线。经纱在横梁上小心地缠绕着,从织机的右端可以看到。这条横梁把经纱拉紧,用一根钉把横梁的一端固定在十字架的一只手臂上,防止它转动。这个十字架和它的挂钩在画中清楚地显示出来。从经纱横梁中,螺纹向上穿过长桌,就是织机的尽头。在这里,有分开和交叉的两个拉链杆,它们由年轻的妇女控制。从皮带杆上,经纱穿过卷轴,这些纱线被布置在小框架上,并由机器顶部的滑轮上的两根绳吊起,两根绞盘中的每一根都被布置成连接经纱的交替螺纹。因此,当一个踏板上升,另一个降低时,经纱的交替螺纹被抬高,穿梭机通过两组经纱之间,然后踏板被逆转。她抛出了下面的经线,拉下了上面的经线,然后穿梭机又在两组经纱之间通过了。在穿梭之后,织工左手所持的扣被拉向操作者,就把纬线紧紧地拉到先前织好的布上,然后再把扣向前推,脚踩踏板上下换扣后扔梭子,一直反复做这个动作……当织布被编织时,扣板又被拉向织布机,它不时地卷在布梁上,它的圆形末端可以在织工的右手附近看到。这个织机的建造方案和现代动力织机的计划没有本质的区别,就像世界上几乎所有地区的工厂,都有这样的织机一样。这种织机编织着平常的织物,条纹布可以通过调整不同颜色的经纱获得,格子布则可以通过改变纬和经纱中使用的线的颜色来编织。若想织更复杂的花纹,则需要更复杂的织机。在一家现代化的纺织厂里,经常有几百台电动织机同时运行,所有的工作都是自动完成的,只需要工人供给纱线,理顺缠线,连接断裂处,调节机器。 

    

  

                                                                   

  椰子树种植园·未标注拍摄地 

    

  椰子树的果实在叶子的底部,坚果成群结队地挂在一起。在整个热带地区都生长着椰子树,它是太平洋上许多岛屿的主要产品,在所有的热带海岸都有种植,赛伊隆邦、印度、东印度群岛、西印度群岛,以及南美洲和中美洲都产大量的产品。一棵椰子树在五到六年的时间里开始结籽,并且继续结果实五十年以上。在一个管理良好的种植园里,一棵十年树龄长满果实的树,每年能结出六十颗坚果,有的还会结一百多个。椰子坚硬的外壳在生长时,有一层厚厚的纤维状外壳,未成熟的坚果与一种透明液体的软蛋白果冻相连,果冻是人们喜爱的食物,而液体则是椰子树生长地人们普遍喜爱的饮料。果仁成熟后,果冻变硬变白。成熟坚果的肉是在它们生长的国家以及温带气候中食用的。这种被称为“椰子”的干椰子肉,是用功能强大的机器挤压出来的。最好的椰子油,出自新鲜干燥的椰子,是作为一种食用油和烹饪用料,在热带地区被广泛使用。劣质的油,当地人则用它点灯照明。欧洲和美国的制造商把椰子分了等级,因为没有壳的椰子所占的空间很小,外壳通常会从将要运往国外的成熟坚果中分离出来。在一些国家,这些外壳的纤维被清洗和梳理,它在市场上作为副产品出售,用于制作刷子、门垫、座垫和绳索。热带土著人还利用椰子坚硬的外壳,制作杯子、碗和勺子。老椰子树的木材很硬,需要很好的打磨,它被用于热带地区的建筑用途,并以“豪猪木”的名字,被橱柜制造商进口到欧洲。椰子树的叶子,则被用来建造茅草屋屋顶。从切花茎中流出的甜汁,被发酵成一种名为“煮成糖浆或棕榈糖”的棕榈酒,或蒸馏成ar齿条,或制成醋。在一些地方,甚至连根也会被利用,被编织成篮子,或者像槟榔一样咀嚼。 

    

  

 

  开采银矿石·墨西哥 

    

  这张照片是在墨西哥一座大型银矿中拍摄的,非常清楚地展示了开采矿石所采用的原始方法,甚至在今天也是如此。土生土长的工人们,在微弱而不确定的蜡烛光下工作。蜡烛沿着工作面,放置在岩石的缝隙间。他们用凿子和锤子砸碎岩石,从底部开始往上,朝隧道的顶部开采。在开采中,偶尔会用火药或炸药进行小爆破。这里有说英语的矿工,也有会说墨西哥语的工人,他们是在采场里凿取矿石。墨西哥的矿井,一般都是按照所谓的“老鼠计划”掘进的。也就是说,在一些墨西哥矿山的矿脉后面挖洞,工作是以一种不那么原始的方式进行的,而且用电钻在岩石上挖洞进行爆破。然而,由于拉合尔的廉价和运行机械所需的煤炭价格高昂,以一种非常艰苦的方式开采矿石往往更经济。如果矿工每天得到50美分的话,他们的工资就很高,而煤的价值是每吨20美元以上。矿洞一般较窄,为了取出相对较少的矿石,必须去除大量的无价值岩石。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劳动,他们会把从岩壁上凿下来的材料重新分类,将似乎有价值的部分仔细地重新分离后搬运到地表面,尽可能多地将无价值的岩石留在地下。银矿石通常无法用眼睛辨别其含量,只有很少的情况下,银才以微小的鳞片或小线状的形式出现,它一般都是与其它化学物质混合在一起。因此,只有熟练矿石的人,能辨识它的价值。墨西哥仅次于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银生产国,一些含量高的银矿,在西班牙被征服之前就已经开始开采了,而这个国家的巨大财富——白银和黄金,是他们遭受入侵的主要原因。 

    

  

 

  石墨(铅或黑铅)矿·斯里兰卡 

    

  盖隆有一个乌笔坑或矿坑,石墨(铅或黑铅)是从中获取的。僧伽罗族的工人,几乎不穿任何衣服,他们用粗糙的木制梯子和土生土长的绳索上上下下。梯子湿漉漉的,上面覆盖着石墨或铅,太滑了。开口上方,一根绞索从底部拖上了一个炉子,从图中看到了长长的垂直双链。在这张照片中,我从地面的表面到了大约90英尺的深度。这些矿井中,都配备了蒸汽泵,用于排除流到矿井中的雨水,或从塔玛里尔的斯普林格流来的水。口袋或凹槽,通常由纯石墨组成,从最小尺寸到一码或更宽不等。石墨被运到表面后,会进行清洗,并与其它与石墨混合在一起的岩石分离。然后,它通常会被送到科伦坡,在那里更仔细地清洗、筛选,并根据不同的质量分类,用木桶包装后出口。一般等级分为大块头、普通、碎片、灰尘和飞尘。锡兰生产的大部分石墨出口到美国,其中一些被送往英国、德国和欧洲其他地区,它在纽约、波希米和奥勒等地的开采量要小得多,主要用于制造坩埚、LASD面板、链条和机械润滑油,等级较差的则制造炉子,用于铸铁制造,生产黑色油漆。 

    

  

                                                                

  制作玉米饼·墨西哥 

    

  玉米是墨西哥重要的谷物。在史前时代的美国,对许多印地安人来说,它是富足的象征,种植和收割时都要举行象征性的舞蹈和宗教仪式。与美国相比,墨西哥人的消费比例更大,因为更多的墨西哥人用玉米作为他们的主要食品。在制作“玉米饼”的过程中,玉米首先被浸透在松软的瓦勒中,然后在一片弯曲或扁平的石板上磨碎了。在这张照片中,一个年轻的女人在磨玉米,另一个则将一小块面团丢在加热的扁平铁皮上烤。她不时地拍拍,还仔细地看着。这些像蛋糕样的饼子绝不让它变成棕色,而且没有任何调味料。这张照片,是墨西哥土著印第安人和混血儿生活的典型。在夏季,所有的烹饪都是从“朵拉”里做出来的,燃料是干燥的树枝。左边挂在树上的毯子,是木溪村同伴的。有个男人靠在那棵梅斯基特树上,穿着一件睡衣,这是一位个性鲜明的墨西哥人。在发现阿马里察之前,玉米在欧洲是完全不为人所知的。玉米是一个通称,意为谷物,包括小麦、黑麦、燕麦、大麦、谷子等。美国的玉米产量超过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和,伊利诺伊州和洛亚州是主要玉米基地,堪萨斯、内布拉斯加州、密苏里州、印第安纳州、俄亥俄州和德克萨斯州也生产大量玉米。 

    

  

                                                                         

                                                                                                 可可树·特立尼达岛 

    

  可可树(Theobroma Ara,Sofia a)原产于南美洲西北部,它还生长在锡兰、毛里求斯和其他岛屿的印度洋,爪哇和其他地区的东印度群岛,波多黎各、夏威夷和菲律宾。可可树相当小,很少超过二十英尺高,通常生长在大树的树荫下,叶子、花朵和果实在一年中的任何季节都有。在西印度群岛每年可收两次,一次在六月,另一次在十二月。果实在树干上和更大的树枝上结出,成熟时长六到十英寸,呈黄色或紫色。每颗含有50至75个种子或可可豆,包在粉白色的可食用果肉中。这张照片摄于特立尼达岛,展示了两棵可可树的树干和枝条。结果很明显,它们的茎直接从树枝和树干上长出来,有些甚至在树根附近生长。图中的工人和孩子是来自印度的苦力。成千上万的这些人从印度来到特立尼达和牙买加,在种植园工作。他们通常是被带过来的,合同期限为几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回家后手里拿着一把砍刀。在大多数炎热的国家,这些大刀是很常见的工具。西印度群岛的工人们用它们砍甘蔗和香蕉、杂草,有时甚至砍掉小树。当西班牙人征服墨西哥时,他们发现阿兹特克人用可可豆制作了一种名为“巧克力”的饮料,这种饮料以其令人愉悦的风味和香气,以及非凡的刺激性和滋养性,立刻在入侵者中得到了高度的青睐。它是由Cortez引入西班牙的,在大约一百年内在欧洲得到了普遍的青睐。茶和咖啡直到后来才传入欧洲。阿兹特克人非常重视这些豆子,以至于蒙特祖马皇帝有一个巨大的储藏室,而且它们通常被当作货币用。这一习俗在危地马拉内陆的某些印第安部落中仍然盛行,在那里可可豆是共同的货币。这棵树的科学名称Theobroma,意思是神的食物。在流行的和商业的语言中必须小心,以免混淆名称相似的几篇文章。可可树的种子通常被称为可可豆,这棵树被称为可可树,可可和巧克力就是从这些种子中提炼出来的。 

    

  

                                                                  

  开采烟煤·美国 

    

  宾夕法尼亚州开采烟煤这张照片显示,一位煤矿工人和他的助手在一条隧道里工作,矿工正在用压缩空气钻机在煤脉工作面的下边缘钻孔,压缩空气是通过紧固在机器上的软管提供的。一次会在几个这样的孔内填装爆炸火药,爆破后使大量的煤松动。煤炭在矿脉中,是通过切割和“分解”而获得的。通过这种方式,它可以从上面向下移动到更大的部分。煤矿以前完全是手工作业的,矿工们用镐和铲子把煤分解,然后装在车上。爆破用的孔,是用手钻而不是用机器钻的。目前,许多类型的采煤机比传统的采煤机能更快地完成大量的工作,而且碎成小块的煤炭少,浪费的煤也就较少。一些采煤机是由压缩空气驱动的,另一些是靠电力驱动的。煤将装载在矿车上,而矿车行驶在前景所见的狭窄轨道上。因此,它将被运到主线,然后被送到地面。在一些矿场里,汽车是由电动矿用机车牵引的,但在大多数矿井里,它们是由骡子牵引的。赤裸裸的灯安装在矿工的帽子上。一些矿井有危险的爆炸气体(沼气),矿工必须使用安全灯。在这些灯中,火焰被铁丝网包围,许多矿井都有电灯照明,但在实际的煤分解工作进行中的地方,很少能使用它们。几乎所有的矿井都是通过大型水泵和风机提供新鲜空气的,将新鲜空气吹到矿井的各个部分,从而消除了由于工人的呼吸、煤的分解、爆炸中的粉末爆炸等原因而产生的各种恶臭气体。大量木材被用于矿山,以支撑隧道的屋顶,并防止岩石从上面掉下来。除此之外,还留下了大量的煤作为支撑。拆除这些煤的“柱子”是非常危险的工作,在它们被拿走的地方,有时会发生塌陷,影响到地表上许多英亩的土地。除了生产几乎所有无烟煤外,宾夕法尼亚州也是这个国家烟煤生产的领头羊。 

    

  

                                                                       

  铁厂磨具·未标注拍摄地 

    

  这张照片的中央是炼铁炉的下部分,铁矿、石灰石和燃料(焦炭或煤)已被倾倒在炉顶上方的炉顶上。加热的空气是由塔提供的,在炉子右侧的后面,可以隐约看到其中一个塔。热风是通过在炉子周围运行的大型水平管泵出来的,然后从它抽进从炉子上流出的较小的管子,然后通过称为“风口”的开口进入炉膛。这种气流对火的影响和铁匠用风箱发出的小爆炸一样大。炉内产生了较高的热量,石灰石作为熔剂,使矿石比其他地方更容易熔化。金属铁熔炼到炉底,新鲜矿石、石灰石和燃料又被添加到炉顶。当铁水和炉渣在炉底聚集时,炉渣较轻,浮在铁的顶部。炉子被敲打,炉渣从一边流出,而金属则被允许流过地板中间的沟槽,然后通过侧面通道进入铸铁模具,如图中所示。当然,当铁水耗尽时,整个沙地会变得非常热,工人们会穿厚厚的木底鞋来保护他们的脚。一些熔炉使用专利设备铸铁,有些直接将铁水转移到“转换器”。在那里,它被制造成钢铁。大多数被炼出来的铁,都会被浇筑到成型地板上,就像这张照片中所看到的那样。 

    

  

 

  插秧·日本 

    

  在这张照片的前景中,有几个女人在插秧。种子首先被播撒在潮湿的育秧室里,在那里幼苗发芽生长,当有几英寸高的时候,它们就被人抬到稻田里。在这里,幼苗被散落在稻田周围,妇女和儿童在几英寸深的水里插秧。在淹水的田地里,水稻生长到大约过了一半的季节,这时水会被抽走。在田野之间的水坝,既可用作道路,也可用于蓄水。豆类和其它蔬菜也会种植在这些水坝上,这样就不会浪费空间。这幅画中所看到的帽子,是一种只有妇女才戴的奇特的宽平形的帽子。男人和男孩经常戴着宽大的帽子,但他们的帽子是更圆锥形的。妇女的和服在她们工作时用皮带支撑着,因此她们几乎不能伸到膝盖上。离开稻田时,腰带会松开,和服会一直下降到脚踝。 

    

  

 

  蚕茧抽丝·日本 

    

  普通蚕的茧,是一根完整的线缠绕在一起,它可以完整地被抽出来。一些最好的茧,常常会被挑选出来孵化,成为下个季节产卵的飞蛾,其它茧则被蒸熟、干热或直接用阳光所杀死。茧的某些部分的线比较乱,以至于不能被抽成线,这在日本会被用于缝衣裳和被子。许多日本人会在家里缫丝绸,但他们也有大型缫丝机构。从事丝绸的人大多是妇女,转动卷轴的力量通常来自操作员的脚踩踏板,类似于缝纫机的方式。茧被安置在被加热的水中后,将它们移动到一起,胶就可以均匀而彻底地软化茧,经过许多工序后就抽出了生丝。众所周知的生丝被大量运往中国、日本、印度、美国和欧洲国家,许多与地中海接壤的国家也生产生丝。在日本和中国,现在有大型工厂的蒸汽发电机械运行,丝绸从茧中蹒跚而来,这些机构类似于意大利和其他地中海国家。 

                                                                     

  收稻谷·日本 

    

  这幅图片展示了稻穗是如何从稻草中被分离出来的。日本人试图在不破坏稻秆的情况下收获稻子,这样他们就可以用它做垫子或其他物品。工人们站在有许多长而直立的尖或牙齿的机器前面,喂进去一小捆稻秆,就把秆上的谷粒脱下来了。这时的稻谷仍被外壳覆盖,在准备食用之前必须将其脱壳清洗。注意那些用稻草做的垫子,当它们从茎秆上被扯下来时,它们的头会掉在下面。这是一个典型的收获稻子的情景,背景是一个农民的房子,这在日本农村地区是常见的。这项工作由一名妇女、一名青年男子和一名女孩完成,很可能是该妇女的儿子和女儿。这是日本的特色。在日本,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在做他们的工作。 

    

  

                                                                      

  油井·美国 

    

  加利福尼亚的油井和世界各地的油井一样,每口井都只是一个洞,直径只有几英寸,钻在奥特河上,常常深到一千英尺或更深。虽然许多井只有几百英尺深,当发现一个丰富的地下矿床时,通常是许多井就在附近地区被埋入。井上的井架是陆地上特有的特征,这些井架被工具支撑着放进井中,或从井中升起的机械,以及抽出的石油。这张照片显示了加州洛杉矶一片油田,虽然与阿巴拉契亚州的巨大产量相比,它的产量虽然很小,但仍然非常值得庆幸。在油田中,原油一般储存在储罐中,在油罐中可以看到几个小的油罐。原油有时用桶运输,有时用油箱运输,但特别是在美国东部,几乎所有的石油都是从炼油厂或通过大管线输出的,这些管道长达数百英里。为了方便装运,大多数大型炼油厂位于沿海。在炼油厂,原油从井中分离出来,产生燃料油、凝固汽油、润滑油和副产品凡士林等。不同地区的原油质量各不相同,来自阿巴拉契亚和俄亥俄印第安纳州油田的油是高品质的,而得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获得的油产煤油的百分比很小。美国主要的产油州是俄亥俄州、德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西弗吉尼亚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印第安纳宾夕法尼亚州,这些州用石油取代煤作为机车、汽船和工业设施的燃料。在卡斯普兰海巴库附近的一个小地区,来自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几乎相当于整个美国的石油产量,但就像德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的石油一样,俄罗斯的石油品位也很低。在这个国家,为了把石油运往国外,石油被放入桶中,但是大量的原油和成品油都用罐式轮船散装运输,美国的煤油就是这样出口到世界各地的。 

    

  

 

  茶叶烘烤·日本 

    

  这张照片显示的是“在出口商得到茶叶之前,先把新鲜采摘的茶叶蒸熟,然后再焙干。”茶叶在采摘后,先要将它彻底的干燥、分类,并仔细包装,然后茶在日本市场上出售。出口时,茶叶必须再次干燥,以防止在长途海上航行中由于潮湿的盐空气而变质,还要把它装在装有铅箔的盒子里。在海港也有大型工厂,在那里也可以进行最后的干燥和包装。在这段时间里,茶是用所谓的平底锅烧制的。这些半球形的大铁锅,每个锅下面都有一个单独的木炭火,每个锅前都一个女孩在工作。一个平底锅里大约要放五磅的茶叶,女孩用她的手搅拌它约一到两个小时,直到它完全干透,然后几个人把茶装在大篮子里。注意,每两个平底锅之间有一个小盒子,这些盒子里放有一些物质,如橘子皮、茉莉花、玫瑰叶等,用来为红茶调味,或从包装盒上的标签上把绿茶染成颜色。这可以看出,出口商是美国人。 

    

  

                                                                 

  收获亚麻·美国 

    

  亚麻收获后产出两种不同的产品,一种是麻丝,另一种是种子。亚麻籽主要用做油漆的原料,亚麻纤维是从植物茎的韧皮部或内皮中获得的。当植物还绿的时候,纤维就可以从植物中被提取。这幅图片显示了华盛顿州收获亚麻的情景。提取亚麻纤维需要几个过程:第一步“脱胶”,它可使茎容易被除去;第二步“花圈”,在这个过程中大部分木本部分脱落;第三步“剥落,剩下的多余物质和纤维的短端被刮掉;第四步孵化”,通过它把植物撕成细纤维。以前,所有这些工作都是手工完成的,即使是现在,如此之多的体力劳动都与准备工作有关,因此植物纤维的种植仅限于劳动力便宜的国家。比利时生产最好品质的考特拉伊亚麻,因为莱斯河的软水,缓慢流动的水非常适合于脱胶过程。俄罗斯生产超过世界一半的亚麻,但由于那里是露水,它的质量比贝尔格勒姆更差。意大利、法国和荷兰生产一些最好的亚麻,而埃及提供一种粗糙但非常长的纤维。日本引进了亚麻种植,并在澳大利亚殖民地进行了试验,那里有各种适合其生长的土壤和气候。在美国,亚麻通常是为获取种子而种植的,因为在这个国家,纤维的种植通常是无利可图的。然而,在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和普吉特湾地区,伊塔种植已开始引起一些注意,那里的温湿度与比利时和爱尔兰大致相同,亚麻纤维被纺成线用于缝纫,纱线用于编织亚麻布古达。几乎所有最好的流行产品,如细麻布和鞋带,都是从欧洲进口的。 

    

  

                                                                      

  棉花打包·美国 

    

  美国南部各州的棉花产量占世界棉花产量的一半以上。棉纤维,或称皮棉,由棉株Gostypium SA,Afal的种子毛组成,棉花从植物中采摘后,纤维必须与种子分离。“轧棉机”的名称不仅适用于将纤维与种子分离的机器,而且也适用于棉花打成包的机器。这张照片显示的是在这样一座建筑的底层,人们正在工作。左边是压力机,里面装满了松开的棉花,棉花从上面的管子里下来,落在下面的地板上。每当压力机满时,工人就从上面的盒子里切断棉花的供应,打开蒸汽,这就迫使大活塞向下进入预压。然后,压力释放,更多的棉花被放入,再次挤压,直到足够打成一包。旁边总是有两个按压箱,当一个箱子压满,平台旋转,空盒子代替它时,它被安排在一个平台上旋转。用这种方式,一包正在准备,另一包正在被绑。照片中间的两个人刚刚绑上了一包以前被压在左边的包,绑的方法只是调整黄麻袋的顶部,然后把六根钢带扎上。系好后,压力盒子就被打开,压缩棉布的压力使带子很紧。这包重约五磅的棉花现在就可以装运了。当需要通过铁路运输时,包通常会被更强大的压力机压缩到一半大小,形状除了正方形,圆形或圆柱形包也会被打出来。这些棉花是用于纺丝的,棉花会被制成纱线和线,然后被编织成棉织物,如细纱布、棉布、绳子、印度亚麻法兰绒等。棉花种子在过去一直当做废料,现在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有价值的副产品,有的用于种植,有的用作饲料,但其中大部分会被制成棉籽油用于烹饪用作食用油,或作为橄榄油的掺假物,或替代橄榄油,还可以用来制作肥皂和其他不太重要的产品。从种子中榨出油后留下的油饼,是牛最好的食物。 

    

  

 

  棉花轧花机·美国 

    

  阿肯色棉是从植物上采摘下来的种子和纤维,在将纤维织成纱之前,必须将其与种子分离,这种分离称为轧。 

  现代棉花轧花机每边有三组锡林,种子和棉花由管子直接铺在它们之上就脱离开了。一辆满载着萨德棉花的农夫马车站在大楼外,这根管子的末端浸入其中,一个强大的风扇位于套管一端,它的一个角显示在图片的右下角。一股强大的吸力通过这条管道,这意味着棉花从马车上被卸货,并通过长圆形管道送入轧花机。有一个自动截止阀位于风扇上方的管道上,它调节空气的流速,从而控制轧花机的速度。机器的下部是一个种子料斗,被剥掉的种子掉落后通过连接的传送带,把棉花种子送入存储房。 

  轧花机左边有一个模具,靠近天花板以上还有一个大盒子,称为搅拌器。在那里,对棉花进行了初次的清洁,使棉花和棉枝花壳脱离开来。从搅拌器出来后,棉花是由一个移动皮带运载到下一工序的。当喂食器被填满后会有一些落在地板上,工人可以从那里捡起来再次喂给机器。由于这种设计,农民运棉花的车并不必等待,可以直接被卸下,输送到轧花机里加工。这张图片显示的所有轧花机,不是最常见的类型,而是所谓的双排扣轧花机。 

    

  

                                                                        

  采茶·日本 

    

  茶由一种灌木的幼嫩叶组成,主要栽培在中国、印度、日本、锡兰和爪哇。这种植物的高度为10到20英尺,但在种植园中它被修剪成一棵的茶树。它一般都是从种子中生长出来的,茶树被种植成一排排的,如图中所示。茶树第三年后才可以产茶,从那以后可以采集六到七年的叶子,之后必须砍掉老枝杈,才能更新嫩枝。大约到15年树龄时,这些植物就会停止盈利,并且通常会被砍掉。采摘是一种非常精确的操作,按照他们的规则,只雇用妇女和儿童,男人们只忙着养护树树。在所有产茶叶的国家,人们通常用小竹篮来保存采摘的叶子。在这个季节里,采摘者只从三到六岁树龄的茶树上采摘幼芽的顶端。老叶子更硬,更苦,不适合做好味道的茶。这是在日本拍摄的,展示了一个典型的在山坡上的茶园。在日本,那里的田地一般都是茂密的,茶叶大多是在山坡上种的。在印度,茶树可以长得更高一些。前景中的一排女孩,每个人都有一个篮子,采摘者用手指甲掐掉树叶,留下一片大一点的叶子。在锡兰、印度和爪哇的热带茶园里,采摘过的茶树很快会愈合,而在较冷的地区则慢一点。如中国北部,叶子被采摘得非常频繁,植物腐烂的地方也会很快弥合。在有的地方,茶树只能采摘一到两次。第一次收获的叶子,就是最好的茶。一摘下来,叶子就被小心地放好了。如果要制作绿茶(比如在日本和中国的部分地区),它们会“用木炭火加热、烘干、分类和包装”。在其他以红茶为主要原料的国家,茶叶在进行这些操作之前会稍微发酵,出口茶叶则“再烧一次,以便更彻底地烘干。” 

    

  

 

  养蚕·日本 

    

  养蚕是日本许多地区最广泛、最重要的家庭产业。在大多数情况下,妇女和子女与其他农业就业有关,它是居住在农业区的人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在很大程度上,人们可以从大而干净的房子和美丽的垫子中看到,它是如何改善人民的生活状况的。日本农业的其他地方都没有证据表明,当孵化时间临近时,铺满蚕卵的纸板被送进孵化室或到露天阴凉的地方时,蚕种在卵中慢慢发育。随着温度的增加,蚕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有益暗示。人工控制温度加速了孵化进程,当蠕虫出现时,它们不时地被转移到由精致切碎的叶子覆盖的托盘上。通过轻轻地敲打卡片的下方,或者用羽毛抚摸,或者在鸡蛋上铺上一张纸,到处刺穿,再撒上柔软的桑椹面包,就可以把这些东西去掉。虫子从纸上的洞里爬出来,很容易就能带着它们去跨栏。这些蠕虫一般保存在编织的竹子盘上,新鲜的桑椹面包在上面传播。这些竹托盘通常支撑在房间两侧的竹框架上。再过24天,蠕虫就长到它的成年尺寸。在这段时间里,它从一条几乎看不见且很小的虫子,长到2.5英寸或更长,直径约为3/8英寸。如果小心喂食的话,蚕床必须每天打扫,除非是蠕虫正在抛出或脱落它们的皮的时候。这是一个谨慎的育种点,把相同年龄和条件的蠕虫放在一起,以便让它们大约在同一时间进入蛹阶段。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蠕虫在一天前或以后孵化,当皮肤的变化接近时,它们会在特殊的床上被分开照顾,蠕虫停止进食,变得更加明亮、光滑和半透明。它的头肿起来,头靠在这个位置上,它陷入了一种昏昏欲睡的状态,在此阶段结束之前,这种状态是不能被打扰的。接着,蚕开始旋转,它的能力大大提高,它选择了一个角,一根树枝的叉子,或者是它的第一根线的某个保留点。繁殖者帮助它形成这种倾向,采取各种措施促进茧的形成,最简单和最实用的方法之一是,在即将旋转的毛毛虫的床上铺上油菜杆,其众多的光树枝为它们提供了固定第一根线的位置。 

    

  

 

  采摘棉花·美国 

    

  阿肯色州棉花(格拉姆伊利,福塞特)是冬青棉和木棉的近亲,在许多热带和亚热带地区都种植,纤维由覆盖这些植物种子的毛组成,是所有植物纤维中最重要的一种。在美国种植的主要有两个品种:海岛棉,生长在南卡罗莱纳州和佐治亚州边缘的低矮沙质岛屿上;陆地棉,生长在海湾国家、内陆和更高的土地上。在所有国家生产的其他棉织物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美国生产的,其它大面积的产区是印度和东印度群岛、中国和埃及。美国大约出口三分之二的棉花到欧洲。在棉花成熟之前,它们是卵形的,但当它们成熟的时候,它们便由顶部裂开,从每个囊室里长出一大块白色的棉絮。在整个夏天和秋天,随着棉花的成熟,这些田地必须经过多次采摘。在我们大多数产棉花的州或德克萨斯州的墨西哥人中,摘棉花的人通常都是黑人,他们肩上挂着长长的麻袋,用双手从棉株上挑出含有种子的棉花束,然后装满他们所携带的麻袋。当采摘袋变得太重而不能拖动时,它们会在田地的末端,把它倒进更大的袋子里,或者直接装进一辆马车里。在棉花加工厂,种子被机械取出,棉纤维或“皮棉”被压成捆。这些棉花包被运到纺纱厂,在那里被纺成纱线。棉纱可制成各种布,如:纱布、棉布、吉利布、长毛绒、印度亚麻、棉法兰绒等,也可制成线、绳子等。过去,棉花种子是一种废料,现在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副产品,有些是留着再次种植的,有些是用来喂牛的,但大多数是为了获取棉籽油。这种油用于烹饪,能代替猪油用作食用油,或掺杂橄榄油替代橄榄油,以及用来制作肥皂和其他不太重要的产品。籽油榨取后剩下的油饼,可以喂牛。 

    

  

 

  锯木厂·澳大利亚 

    

  这张照片是西澳大利亚州韦格里森林里的锯木厂。两个焦油圆锯由蒸汽动力驱动,在图片的中心,一根直径几英尺的圆木被固定在轨道上,准备在旋转锯子上切割。当整根圆木被纵向切开后,它会被移动一英寸或两英寸,然后重复操作,直到整个圆木被切成木板为止。这张照片是在工棚建成前拍的,可以看到准备支撑屋顶的立柱已经竖妥,背景是工人的帐篷,以及小机车、原木和运木材的铁路。右边是一台卷绕的机器,用来把原木拉到锯轨上。工棚一般会建在容易获得大量木材的地方,通常在这种情况下,锯木厂是直接建立在森林中的。当原木被砍伐在森林的某一地方时,这些小工棚就会被移到这个地方。通常,大型锯木厂位于一些距离森林较近的溪水边,圆木被聚拢在一起漂浮过去。当铁路不直接穿过森林的时候,这是一个合理的方案,圆木不出森林就被锯好了。锯木厂也可以建在铁路边上,这样切割后的木材就可以很容易地运走。从画面上可以看出,这里使用的是圆锯,其实也可以使用带锯。使用带锯后,几个锯子可以平行运行,一次从同一圆木上可以切出几块木板来。 

    

  

 

  费尔蒙特煤矿的入口处·美国 

    

  西弗吉尼亚州费尔蒙特煤矿的入口处,一些矿工坐着装满煤炭的矿车来到地表。在这个矿井里,矿车在小铁轨上行驶,是由一辆电力矿用机车作为动力的,电力机车是从一根架在空中的铁丝上得到动力电的。矿车被拉到“尖顶”处,烟煤会被直接倾倒在铁路车厢中运输。美国有几条铁路,其主要业务是煤炭运输。在这里,煤沿山坡露出头来,煤层几乎是水平方向延伸,这样汽车就可以在一个水平上行驶了。有些煤层在地下深处,只能通过竖井抵达。在地下,煤是用矿车运到竖井口,再用升降电梯吊到地面。矿工帽子上裸露的灯表明,这个矿井通风良好。有些矿井里含有危险的爆炸气体(沼气),因此矿工必须使用安全灯。许多矿井用电灯照明,几乎所有的煤矿都是通过大型水泵和风扇向矿井各部分提供新鲜空气,从而消除了由于工人的呼吸而产生的各种有害气体。 

    

  

 

  蒙哥马任市棉花市场·美国 

    

  棉花从植物中采摘后,纤维必须从种子中分离出来。这是用棉花杜松子酒做的。“轧棉机”不仅将纤维从种子中分离出来,还可以将棉花打包。美国南部各州生产着世界上一半以上的棉花,这张照片展示了阿拉巴马州蒙哥马任市的一个公共交易场所,那里的农民带着一捆捆棉花来卖。他们都在自己的农场里种植棉花,然后把种子摘掉,把棉花打成捆子,来这里进行交易。在美国南方,把棉花带到最近的城镇去卖是一种普遍的习俗。人们可以看到,这幅画面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是黑人。阿拉巴马州有很多的黑人。照片中看到的几个白人,在马车中行走,他们可能是买家。每个人都带着一把锋利的刀,用它“取样”包。他们在套袋中大刀阔斧,掏出一把棉花,看了看,并说明了价格。农场主通常把最干净、最上等的棉花放在外面作为样品,买方知道这是必然的,所以洽谈的过程通常只是一场闹剧。目前南方的棉花交易,几乎全部都在中间商手中。在其它地区,农民并不直接将棉花卖给制造商,而是卖给投机者。他们试图在价格较低时向农民购买棉花,而在价格较高时将棉花卖给工厂。这些中间商通常也是食品杂货商。贫穷的农民,特别是黑人,很少有人能够自己持有棉花等待价格上涨,因为他们马上需要钱花。因此,许多农民直接出售,而当棉花价格上涨时,中间商往往赚到大笔钱。 

    

  

 

  剪羊毛·澳大利亚 

    

  在一个棚子里,每个工人脚下都有一只活羊,一种机器剪刀经过它们的身体,于是羊毛被剪了下来。从照片中可以看到,羊毛是从羊背上剪下来的,它不是像一束光环一样散开,而是像皮肤一样紧紧地粘合在一起。羊毛一下来,一个男孩就把它捡起来,放到羊毛工人房间的桌子上。在这里,人们拔掉毛刺和污垢,然后根据它们的质量把它们放进小笼子里。在澳大利亚的大牧场上,牧群有多达二十万只羊。它们每年剪一次毛,在剪羊毛前要洗干净,以去除羊毛中的大部分油脂和杂物。澳大利亚、阿根廷、乌拉圭、俄罗斯和美国是主要养羊国,品种经过杂交后,已从原来的发展为适合不同的气候和食物的新品种。这些品种,有的价值在于羊肉,有的则在于产出优良品质的羊毛。在改良进化过程中,各种品种的绵羊已经在英国发展起来,其中最成功的是南方羊、林肯羊、多塞特羊、高地羊、科茨沃尔德羊和莱斯特羊,其中一些羊被大量饲养,因为它们比纯美利奴更硬,生产的羊肉比纯林肯多,羊毛比纯林肯好。商业用羊毛大致可分为服装、梳棉和地毯羊毛三大类,第一种主要用于制作毛织品,第二种用于制作毛料,第三种用于制作地毯和其他粗织物。 

    

  

                     

  收获·美国 

    

  水稻是人类种植中最古老的谷物之一,在东南亚是居民的主要食物。这种植物是一种生长在沼泽地里的草,它在生长期间可以在淹水的农田中种植,有数百个品种、不同的颜色和许多其他的特点,不同地区水稻株高差异很大。在许多地方,它只长到大约三英尺高,就像这张图中所看到的那样。在南卡罗莱纳州,金色大米通常有五到九英尺高,在收获时地里会留下三英尺或更多的残茬。在印度水很多的一些地区,它能长到超过15英尺的高度。亚洲热带地区是水稻的主要生产国,而在美国种植的稻米质量优良,价格昂贵。美国现在一半的水稻,种植在路易斯安那州、德克萨斯州、南卡罗来纳州、北卡罗来纳州和乔治拉州,而我们南部各州的其他州也是重要的种植者。在路易斯安那州和德克萨斯州,稻田位于沿海大草原上,距离海湾内陆20至90英里。这是一片干旱的土地,位于洪水位之上,可以用重型的现代农机耕作,就像我们西部的田地一样,骡子拉着犁为田地松土,种子由机器播种,自动装订的割草机切割成熟的谷物,蒸汽脱粒机在田间将谷物与稻草分开。和其他国家一样,农田在生长季节也被淹了,农田边缘的水坝保存水,这些水是从河流和泻湖抽水而来,然后以高于陆地水平的土质水槽输送到农田。在收获之前,水坝被切断,几天后土地就干涸了。这里显示的机器是收割者机,它们砍掉了谷物,把它自动放在机器的右边绑成捆丢在地上,由被工人们捡起来。在卡罗莱纳州和佐治亚州,稻田位于潮水带,每一次涨潮都会是一种自然灾害。在那里,河流被夹在堤坝之间,堤坝中有水闸。由于那里的土地湿润,稻谷打完后不能使用机械,它还必须经过剥皮和抛光才能用于制作食品。脱壳机除去外壳,抛光机从谷粒上剥下一层薄薄的深色皮肤,并将其擦去,直到所有淡黄色的外壳都被擦掉,颗粒看起来又白又有光泽。 

    

  

                                                                             

  无烟煤矿·美国 

    

  无烟煤从矿场出来后,被打碎并分类成各种大小的块去销售,这项工作一般在矿场或附近进行。在这张照片中,中间巨大的倾斜棚屋结构是破碎机,煤是从矿井运来的,然后从建筑物的顶部进入。它首先通过强大的滚轮与锋利的牙齿使大块煤碎裂成碎块,然后滑过一个长斜面,通过许多栅栏。栅栏是由铁棒组成的,在距离较远的地方挡上铁条,只有细小的煤粉才会通过。当煤块沿着栅栏向下移动时,就被那些男孩们捡了起来,挑出来扔在一边,恰巧与之混合在一起的是其他煤块。石块和垃圾则被放在垃圾堆上。在这张照片中,右边是很值得注意的。在垃圾场的顶部,是支着两条矿车轨道的框架。通过这个框架,装满石板的矿车在倾斜层上被卸空。破碎机上的煤通常用水冲洗,除去灰尘和其他杂质,然后堆放到一起。在这张图片中,右端是一大片煤尘或煤矸,直到最近几年,煤矸仍然作为无用的废料被堆积如山。前景里可以看到,铁路漏斗车满载着煤以供运输。宾夕法尼亚州几乎生产世界上所有的无烟煤。 

    

  

                                                                            

(编辑:王乘辰)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推荐: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